• 欢迎光临海口市商务局重点指导项目e椰城!   登录 注册 

海南破题互联网+三农

2015年09月17日

海口石山镇美社村互联网农业小镇村级运营服务中心工作人员正在通过网上平台展示当地的特色农产品。

海口石山镇美社村互联网农业小镇村级运营服务中心工作人员正在通过网上平台展示当地的特色农产品

海口石山镇美社村里的旅游元素。本报记者

海口石山镇美社村里的旅游元素


   4月15日,省长刘赐贵到省农业厅调研时提出建设“互联网小镇”;5月19日,海口石山镇率先全省启动“互联网农业小镇”……短短5个月,“互联网+”已成为海南农村炙手可热的词汇。
  “互联网+”对于海南农村的意义在于,带领落后农村和传统农业、传统农民奔向现代化征程,开启海南“三农”的革命。或许,以民宿、休闲农业为标志的民间旅游,以及注重生态、环保、可持续发展的海南农村,可以创造出国际旅游岛“藏富于农”新模式。

   海南提出建设“互联网农业小镇”,小镇争相“织入”互联网
  海口秀英区石山镇施茶村的村民们近来最关心两大工程,一是村民投工投劳建设的绕村旅游便道,一是通往火山口公园的县道路边在建的施茶村委会行政兼旅游服务中心。
  绕村旅游道路能把千百年来闲置的荒山野岭变为骑行者的观光乐土,行政服务中心大楼设计则出自名家之手,以当地火山石为原料,朴素但大气。
  其实,施茶村及石山镇其他村庄的变化还很多,如美社村建成了海南首个互联网农业小镇村级运营服务中心,道堂村三卿村民小组的火山石板烤食农家乐等迅速在网上走红,游人络绎不绝。
  这些村庄的变化契机和助动力来自今年5月19日石山镇率先全省启动“互联网农业小镇”。
  “石山长期以来没有找到一条产业出路,所以当地农业始终没能冲破传统发展禁锢。”施茶村委会主任洪义乾说,石山镇守着火山口地址公园和郁郁葱葱的火山植被,不敢“贸然行事”,直到“互联网农业小镇”项目“登场”。
  4月15日,省长刘赐贵到省农业厅调研时提出建设“互联网小镇”,一个月后海口石山镇启动全省第一个互联网农业小镇,接下来,6月2日、6月11日、6月24日、6月30日,文昌会文、澄迈福山、琼海大路、儋州木棠的互联网农业小镇建设启动。7月7日,陵水英州镇启动了有南繁育种产业特色的。
  与此同时,海口演丰镇、甲子镇因天涯社区和凯迪网络分别落户被称为“互联网产业小镇”和“猫眼小镇”,琼海“互联网+潭门南海小镇”则计划在3年内光纤全镇覆盖。
  得益于海南丰富的风情小镇“功底”,一时间,海南“互联网小镇”炙手可热。
  但,“互联网农业小镇”是什么概念?
  省农业厅副厅长王晓桥解释,以带领农民致富奔小康为总目标,用“互联网+”的理念、思维和技术贯穿农业生产、经营、管理、服务全产业链,发挥产业链各环节效应,以镇为中心,以镇带村,村镇融合,实施“光纤入户”“优质高效农业”“农村电子商务”“互联网休闲农业”和“信息进村入户”5大工程,构建互联网农业小镇综合信息服务体系。
  省农业厅相关人士透露,三亚吉阳区、琼中湾岭镇、屯昌乌坡镇和白沙细水乡4个互联网农业小镇建设准备工作就绪,也即将启动。
  据透露,2015年计划总共完成10个互联网农业小镇运营中心,60个村级服务中心示范点。
  按照计划,2020年将全省60个乡镇各建一个互联网农业小镇运营中心,1000个村各建设一个互联网农业小镇服务中心,以此实现普通农户不出村、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不出户,就可享受到便捷、经济、高效的生产生活信息服务。
  “五朵金花”既不是电影,也不是美女,而是大路镇的5种特色农产品——大路原生米、大路莲雾、大路珍珠番石榴、大路牛肉、大路粽子。“以前将石榴卖给收购商一块多钱一斤,现在加入合作社,政府打造精品、网络整合资源,产季每天都有人网上订购或上门收购,价格也达到了十来块钱一斤。”大路珍珠番石榴合作社周平说。
  “多果莲雾农民合作社每天通过互联网销往省外的莲雾达600斤,端午节网上造势粽子销量翻了3倍,‘五朵金花’农产品已经走出‘深闺’变成了‘新贵’。”大路镇镇委书记王雄介绍,大路的做法是,一方面通过品牌保护、开发、包装和宣传推广,把特色优势农业不断做强做精;另一方面通过农产品展销中心、淘宝电商、微店、超市等,线上线下交易平台拓宽销售渠道,“我们农民不过是顺应了互联网时代的大趋势。”
  千百年来,由于农业生产的分散性和信息不对称,农产品滞销问题时有发生。传统流通渠道,农产品从产地到市场需经过4—6个环节,也就是经过4—6次加价,于是造成了农民“卖难”、消费者“买贵”的局面。很多时候“收获季”往往成为农民的“发愁季”。
  “当‘互联网+’之风吹到海南农村时,许多农民敏锐地嗅到了商机。这个时候政府和企业出手,发展农村电子商务,开展网络直销,可以减少流通环节。”大农拍务农平台发起人欧荣东认为,互联网对三农最大的帮助在于解决农业“小生产”与“大市场”矛盾。
  “过去我们认为海南农业受地域条件限制,缺乏规模化生产的条件,因此农民手里有几亩地,养三五头猪,利用粪便种一点特色农作物,小打小闹。现在看来,这样靠生态循环生产出来的农产品反倒更受市场青睐。”海南大学生物学教授、博导黄惜表示,现在互联网成了解决和提升海南特色农产品市场竞争力的关键。
  黄惜认为,小至一个村或一个镇,大至一个土壤环境气候接近的区域,如海南羊山地区,生产的农产品品质接近,当小规模和小单位农民通过合作社联系起来,再经过互联网的统一包装和放大,可获得更多的“消费红利”“市场红利”。通过互联网,能使过去“养在深闺人未识”的特色农产品打破区域和时间限制,实现“买全国、卖全国”,甚至“买全球、卖全球”,提升农产品市场竞争力和市场占有率。
  互联网农业小镇海口石山镇美社村级服务中心挂牌当天,海南石斛健康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便开始在美社村公共院墙上种植石斛,公司董事长彭贵阳十分看重正与石山互联网农业小镇的合作。彭贵阳认为,有了互联网,年轻人愿意回乡,就能够打破城乡资源配置单向流动的困局;用互联网、大数据进行生产、管理、销售、培训和品牌营销推广,又能将松散的农村生产组织集约化、品牌化,最终提高农民经济收入。
  9月14日一早,美社村村民阿芳便去她家地里“伺候”黑豆苗。羊山地区黑豆不如内地黑豆个头大,看上去也不太鲜亮光泽,但营养、富硒,磨成黑豆腐口感尤其佳。自“互联网+”之风吹进石山,黑豆价格看涨,即便简单袋装,三两重也能卖10元。
  因为“野菜包火山石板烧肉、烧黑豆腐”“野菜涮农家土鸡汤”等三卿村农家乐美食网上走红,三卿村已经大面积种上了野菜。店家根据到访客人多寡,随时去地里采摘。
  “现在种什么,要看互联网上欢迎什么。村民目前关心自己的产品是否通过互联网卖得出去,下一季种什么价值更高。有需要才生产。”三卿村村民小组长王杰感觉,互联网正在倒逼农产品调整、农业生产方式转型,资源市场配置加快十分明显。换言之,互联网为农业形成以市场为导向的产业体系提供了必要条件。
  “通过网络,农民可以方便地获得‘三农’政策、农业技术、农资产品、农产品市场、城市用工等各种信息,并进行双向交流。”欧荣东说,这些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实惠。
  短短5个月,“互联网+”促进农业转型升级,实现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案例,已经在海南互联网农业小镇随处可见。王晓桥认为,随着信息化、集约化、组织化和现代化水平不断提高,消费者也可以实现农副产品“从农田到餐桌”全过程可追溯,甚至可以置身其中,亲身体验种植、采摘的乐趣,农业发展方式将会得到彻底转变。
  9月12日,又是一个周末,古老的三卿村村口木槿树下摆开几张桌椅,一组骑行客人从微信圈慕名而来,正在用火山石板烤五花肉和黑豆腐,香气四溢。
  凉爽的啤酒下肚后,客人一边拍照发微信,一边问王杰:“这火山石烧烤技术不怕被人学了去,你就没生意了?”
  王杰回答:“不怕,火山石能利用才说明我们石山的价值。再说,农家黑猪肉、野菜,城里没有,运过去就不是那个味了。这几道菜,还非来我这儿吃不可!”
  美社村民小组组长王永仕家开了农家乐,石门柱上贴着二维码,只需扫一扫就能关注该村公众号;开业至今,美社农家乐每天少则两三桌,多则数十桌,兴致来了,主人家宽敞的一楼大厅提供免费卡拉OK,农家乐楼上则安排住宿接待;村里一户人家庭院三排古朴的火山石平房已经改装成民宿,游客在微信朋友圈分享树叶飘落在石板地的画面,院落时光静好;官良村村民陈教章经常在网上晒他加工的火山根包石,他相信等施茶村绕村旅游便道开通,会有更多人来买这些“艺术品”……
  48岁的洪义乾半个月前设了一个名叫“施茶客栈”的微信群,群员已经超过百人。每天除了向大家通报旅游便道和村委会兼旅游服务中心修建进展,还把来村里参观的各界人士编成微信链接分享给大家。对于互联网进村后的发展,洪义乾满满都是信心。20公里旅游便道只是把过去狭窄的机耕路拓宽,却能复耕3000亩丢荒地,洪义乾的计划是通过合作社种上有机蔬菜;旅游便道串起施茶8个自然村,将5个火山口、9个溶洞连起来,村民可以一边吃农家饭,一边吃旅游饭。
  “旅游便道拓宽征用了村民的100多亩土地,一分钱不赔,每家每户还要投工投劳。为什么?因为一切都为了村民的利益,大家已经被‘互联网+’拧成了一股绳。”洪义乾说他感觉责任很重,这种责任不仅来自省市区各级政府,更来自3000多施茶百姓。
  海口电信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到8月底,光纤铺设已覆盖石山镇全部12个村委会,率先在施茶村委会美社村、建新村委会儒洪村、安仁村委会安仁村3个试点村开展光纤入户工程,目前已完成100%的光缆资源和1个4G基站建设,总端口资源数近900个,集中受理美社村村民宽带业务120户、开通80户。
  美社村的年轻人王孙孟经培训后成为进驻服务中心的信息员,服务中心开通了宽带和免费WIFI,每天都有参观者和游客造访。货架上摆着海南特色农产品,但王孙孟的主要工作在于沟通村民与电信、金融等部门的业务,向村民传授互联网销售技能等。
  “互联网农业小镇,除了服务三农,其平台和通信技术还能把工业、交通、金融、政务、教育、医疗等各行业结合起来,在新的领域创造一种新的生态。”石山镇镇委书记林少祯说。
  “过去石山镇经济发展缓慢,第一产业虽为主导,但农田数量上,农产品产量低,产业缺乏核心竞争力。”正在完善中的石山镇区旅游化改造总体策划方案指出,“应该以旅游业为主导,三产带动一产,并依托高新技术发展现代农业,实现‘互联网+’的新型产业发展模式。”
                                                                                                                      来源:海南日报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