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海口市商务局重点指导项目e椰城!   登录 注册 

2021,快递业将如何竞争?

2021年01月11日

盘点2020年国内物流业大事件,快递量冲上800亿件是一件大新闻。在世界经济陷入衰退之际,中国快递业的表现分外亮眼,这是中国经济在全球率先复苏、国内消费回暖的直观体现,折射出中国经济的蓬勃活力。但在这一年快递业高速发展的背后,我们也要看到影响行业健康、可持续发展的一些因素。

行业发展还能继续保持高速增长吗?

已经过去的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十三五”期间,邮政快递业已构建起覆盖城乡、惠及全民的网络体系,快递业务量和快递业务增速连续稳居世界第一,年快递量超过美国、日本和欧洲等发达经济体总和,在经济社会发展中基础性、战略性、先导性作用日益凸显。

2020年快递业能够重回高位增长区间,主要得益于疫情影响人们消费方式的改变,得益于我国消费市场加快线上线下融合发展。以直播带货、生鲜电商等为代表的线上新型消费不断涌现,电商行业迎来新的飞跃,也令快递市场获得了新的规模扩张。此外,快递下乡、进厂、出海取得一定成效,也是助力2020年快递业快速发展的重要原因。仅2020年前11个月支撑工业品下乡和农产品进城就超过1.7万亿元。

但我们也要看到,今后快递业保持像2020年这样的高增长速度并不容易。这是因为,虽然快递业年增百亿将是常态,但其基数已非常庞大,以后每增长一个百分点,背后都需要上亿件量的支撑。而从近几年快递业务量的数据分析,总体也是这样稳中有降的态势:2017年我国快递业务量为400.6亿件,同比增长28.0%;2018年达到507.1亿件,同比增长26.6%;2019年,我国总量累计达到635.2亿件,同比增长25.3%。2020年能跨上800亿件这样高位的增长,受疫情影响的因素不容忽视。

此外,快递业还要关注到物流新形态的影响。随着新零售的崛起和演变,商流的形态也在发生改变,由此必然会在物流层面带来深层次,甚至是颠覆性的变革。比如,随着本地生活类电商的成熟,尤其是配套的供应链体系的完善,商品“本地发”的趋势越来越明显,消费者“即需即用”的场景也会越来越多。社区团购、同城送等就是这样的趋势。

增量不增收的局面能打破吗?

很遗憾,2020年快递业增量不增收的局面仍然没有得到改变。从目前得到较新的行业整体数据来看,前三季度全国快递业务量累计完成561.4亿件,同比增长27.9%,业务收入累计完成6098.8亿元,同比增长15.7%,收入增速落后业务量增幅12.2个百分点。如无意外,全年这种趋势应稍有加大。

综上可以看到是快递行业的加速内卷的趋向。2020年,业务量增速超过收入增速,行业利润持续挤压,加上极兔等新玩家的入场,快递行业加速内卷,价格战暂未看到缓和的迹象。

其本质的原因还是市场高度重合,业务趋同和服务同质化。快递服务虽然促进了电子商务的繁荣发展,年支撑网上零售额超10万亿元,但也被电商业深度绑架。曾经定位中高端市场快递商如顺丰速递,在经历前几年收入下降的冲击后也开始从规模的突围。2020年三季度,顺丰是唯一一家归母净利同比增长的大型快递企业,其2020年11月总营收同比增31.11% ,速运业务量同比增近60%。随着竞争加剧,以及行业向区乡、农村下沉,未来几年,快递的单价应该仍不乐观。

但也要看到,当前快递价格与成本倒挂的情况、基层快递网点倒闭的情况越来越多出现,离拐点出现的时间就不远了。毕竟,我们知道,市场是一支看不见的手,没有一个企业经得起长期的亏损。

以往,我们认为,市场向头部企业集中,价格战就会逐步消停,现在看来,并非如此。走出此内卷状态,快递企业必须要自己救自己,要有新的战略思路和改变的决心、勇气。比如围绕畅通国内国际双循环,大力发展国际业务;围绕现代农业、先进制造业,向专业化和价值链高端延伸;即便是电商市场,也可以向供应链金融、向溢价高的生鲜产品进行转型。

快递服务如何提升?

2020年12月14日,广东省政府门户网站公布了 《广东省快递市场管理办法》,自2021年1月1日起施行。在“最后一公里”的快件投递方面,办法规定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当将快件投递到约定的收件地址、收件人或者收件人指定的代收人,不得以收件地址偏远等理由拒绝将快件投递到约定的收件地址或者增收快递费,未经收件人同意不得将快件投递到非约定地址。

“不约而投”和“懒人快递”等快递不上门的现象,是快递服务近年来的痼疾,饱受诟病。快递怎么投送、送到哪儿,国家《快递暂行条例》已早有规定,“不约而投”属于违约行为。针对这一问题,广东的办法在此基础上又进了一步,两个“不得”的表述,给投送不遵从约定的服务行为划出负面底线,相对而言更明确、更具体。

当然,徒有法不足以自行,解决快递“不约而投”的服务乱象,显然无法只依赖更严厉规定的重申。应当说,快递怎么送、送到哪儿,不只关系到消费者收件的便利,也还关系到快递投递的效率以及快递小哥现实收益,如快件逐家送上门与批量时快递柜、代收点,显然在花费时间与投送效率上,有千差万别。

而当下的快递资费,无论是揽件还是送件分配都是“一费制”,没有充分考虑到送件末端服务的差异,也就是说送件履约成本越高收益就越低,很明显这是一种负激励机制,而当下快递行业还未走出“唯低价”竞争的窠臼,配送费一再被压缩,也在挤压提升投送服务质量的弹性。

所以,终结快递“不约而投”,相关部门在立法严管的同时,也要引导行业良性竞争,跳出“唯低价”的窠臼,把更多收益用以涵养末端服务,督促和指导行业建立快递收费、配送服务资费差别化、精细化的规则体系。如,将收件送达细化为“上门”和“快递柜(代收点)”两个选项,在快递单中供消费者选择并确认。同时,快递企业建立快递服务收费与配送服务差别机制,改变送件上门与不上门收费与取酬一个样的格局,通过精细的经济调节手段和契约化的灵活选择,更好地调节快递“最后一公里”的秩序。

在这方面,快递企业不能当再把头埋进沙子里的鸵鸟了,一旦严厉的行政处罚、消费者大量的投诉来了,可能就晚了。

绿色快递何时实现?

随着国家的大力倡导,消费者的环保意识正在增强,而国内对于快递包装材料的大量使用,已成为最紧迫的环境问题之一。

一件快递,包含运单、封套、塑料袋、胶带等多种包装物,有的还要套上纸箱、编织袋、装填缓冲材料。这些材料不仅消耗了大量资源,简单丢弃后还会产生严重的环境污染。800亿件包裹背后,被大量丢弃的包裹想想就足够触目惊心。

让快递包裹变得“更绿”,是近些年相关部门以及快递业一直在为之努力的目标。国家邮政局称,截至2020年末,国内96%的快递件已使用电子运单,别看只是几张纸的改变,一乘以800亿件这数字,其成果仍是可观的。此外,国内快递运营商已基本采用更薄的包装胶带,以减少塑料使用量。

再来看社会最为关注的快递过度包装话题。绿色和平组织称,中国2018年因网购产生了940万吨包装材料,预计到2025年,这个数字可能上升到4100万吨,这相当于日本一年产生的全部垃圾。

近年来,为了减少快递过度包装,国家邮政局等相关部门陆续出台规范快递包装的意见建议。近日,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国家发展改革委等部门《关于加快推进快递包装绿色转型的意见》,其中明确,到2022年电商和快递规范管理普遍推行,电商快件不再二次包装比例达到85%,可循环快递包装应用规模达700万个。

绿色包装在行业内喊了很多年,但是过度包装这一痛点却始终无法从根源解决。其根源在于,这绝不仅仅是快递企业的事情,而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从主管部门到包装物生产厂家,从快递企业到网络商家再到普通消费者,链条上的每一环都至关重要。

过度包装虽然主要来源于上游电商企业,但实际与快递企业密切相关。试想一下,如果在快递中转、运输、派送等环节能减少野蛮装卸和抛摔,那么内装物品的损坏就会少很多。因此,快递企业要从多规范操作流程、多使用自动化设备、多鼓励员工精细化作业等角度出发,以支持减少过度包装工作。

 

内容来源于电商报,更多物流资讯请关注【e椰城】(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将及时予以删除)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