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海口市商务局重点指导项目e椰城!   登录 注册 

即时货运再起资本战事,补贴过后是真风口or伪需求?

2021年01月19日

即时货运作为同城货运中更加ToC的一部分,近期暗流涌动。

老牌即时货运公司货拉拉、国内最大的车货匹配平台“满帮”接连宣布完成融资,后者还对旗下的“运满满”品牌迭代升级,全力进军同城货运市场。此外,顺丰控股旗下网络货运平台获批“网络货运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持牌意味着将有机会进行网络货运经营。

作为互联网渗透率相对不高的即时货运领域,于疫后备受瞩目,而滴滴自2020年高调进场半年时间,C端头部玩家集齐货拉拉、快狗打车、滴滴货运等公司,未来,这一赛道被认为将朝着异质化竞争的市场发展。

根据智研咨询数据,尽管同城货运市场规模呈逐年增长趋势,已从2013年的7100亿元上升到了2019年的12732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0.22%,但行业依旧面临着分散化、未规范的状态。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采访了解到,由于接单生意不稳定,部分司机甘愿做“黑车司机”,而搬家等场景依旧存在加价等问题。

此外,伴随巨头补贴在2020年火速降档,司机陷入单量不高,收入拼时长的窘境。

转行当即时货运司机:钱难挣

2020年的即时货运,在司机眼中有点“不好干”。

云南曲靖的货拉拉司机孙实秋(化名)算是后来者,疫情下实体店因生意难做关门,他决定拾起面包车成了货运司机。通过一番对比,最终选择了货拉拉平台。“快狗打车当时要500元押金和300元开户费,押金可以退但是开户费不退,货拉拉只要交1000元押金,将来不干了可以退。”孙实秋说

改行的现实却是比想象中“骨感”,孙实秋告诉记者,自己经常没有单接,除去油钱和每单15%的平台抽成,赚不到多少。“我这个月,活多的时候一天能赚两三百块钱,但经常一天下来都等不到活。”

于即时货运而言,“拉散活,坐等订单”已是持续已久的常态。刘小军(化名)是北京货拉拉的一名司机,每天工作时间朝6晚10点左右。

“如果每天干8个小时,挣不到300元。像我这样持久战13个小时以上,一天下来才能挣400多元。”尽管如此,刘小军算了一笔账,除去百元油费以及饭钱,收成并不高。他原来想象即时货运司机比普通上班族轻松且更自由,但现实中“又脏又累”。

根据刘小军讲述,“活不好干”不仅仅是耗时间和赚不到钱,平台的管理也让司机有苦难言。“平台客服电话根本打不通,半个小时都没人接,比如说我刚干的时候接着一个单,结果客户电话关机,这种情况想要联系平台客服问一下怎么办,结果半天也打不通客服电话”。

刘小军是从建筑行业转行做货运司机, “门外汉”自然是很多地方无从下手,而平台的入职培训在他看来又“只是讲讲”。

“注册的时候要求有一年驾龄就能成为司机,交了1000块钱押金后有个培训,但也就半个小时时间,后来平台就不管了。”刘小军说,目前头部即时货运平台更多是起到了“撮合”的作用,平台依托移动互联、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搭建货运平台,撮合入驻司机和发起订单的消费者,司机并不属于平台员工,也不受过多管辖。

多名司机告诉记者,自己需要有很多门路,并不单靠平台生活,平时大多是去城市的固定司机集散地等活,或者等朋友介绍。武汉司机丁有义(化名)说,货拉拉等平台会收取司机17%左右的信息费,即用户通过平台叫车,平台会收取一定费用,所以他也不是很乐意使用平台。

“咱不像干的时间长的老司机,他们找着门道,有老客户,通过微信群就能找着客户,这样就好赚钱了。”刘小军说道。

搬家司机索要买烟钱?加价成行业槽点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了解到,刘小军口中的老司机,主要是什么平台的单都能接,不局限某一个平台,线上线下都干。

杨明(化名)就是如此。“只要你要车,要多少都有,什么平台我都能接,快狗、货拉拉哪个平台随便下单都行,线下给钱也行。”

即时货运行业缺乏规范,司机的无序已引发临时加价、要挟要钱等槽点。有经历者表示,“一想到搬家就头疼,完全不知道上哪找靠谱的司机”。

山西太原的刘欣(化名)在大众点评上搜索了一家评分较好的搬家服务提供方,中途加价让她对于这种平台没了好感。

“大概四五个壮汉一起搬家,干的倒是挺快,搬完直接说能不能多给点钱买个烟抽。”刘欣表示,当时就自己一个人在家,因为有点害怕,只能多给付了一些烟钱。

据她介绍,当时是搬到隔壁小区,直线距离1公里左右。“他们开始说要200多元,最后算上烟钱一共给了300元,后来我去了解了一下市场价200元都不到”。

曾经在深圳通过同城货运软件叫车搬家的罗萱(化名)也经历加价。“本来在平台下单时已经支付,到了地方司机开始找我加钱,虽然很不爽,但想着到了这个地步还是给了”。

对于即时货运来说,这一幕并不罕见。武汉司机丁有义(化名)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很多即时货运平台都是用户下单时只显示运费,且运输时间有限,如果超出规定工作时间以及产生搬运、停车等费用都由用户付。

我国货运市场庞大,同城货运即同一城市运输大吨位货物,包含B2B同城配送、B2C落地配、同城转运、C2C货运打车等。即时货运则属于同城货运中更偏向面对C端的货运。

智研咨询数据显示,同城货运市场规模呈逐年增长趋势,已从2013年的7100亿元上升到了2019年的12732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0.22%。尽管如此,行业目前却依旧处于分散状态。同城(即时)货运市场,沙化的市场需求和地方品牌林立,导致短期内无法在市场上出现有绝对领导力的巨头。

滴滴“旋风”进场补贴降档,同城货运出路在哪?

2020年巨头入局,这也被市场视为可能带来颠覆性的改造。如今声量不大,也让行业充满未知。

2020年6月23日,滴滴在成都、杭州上线试点同城货运。滴滴切入货运市场,网约车拉人变为拉货,有观点称,由拉人网约车所获的数据、品牌、用户黏性很容易迁移进货运赛道。

目前,最新数据显示,滴滴货运的日单量已持续突破10万。不过,伴随其起步的补贴、抢司机,半年后逐渐减少,部分地区司机抱怨,地方单量太少,就算补贴也“跑不起来”。

浙江省金华市义乌市的滴滴货运市场推广人员王广利(化名)向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现在的补贴确实下滑不少。“刚开始补贴的时候,给每个车贴车广告费一个月200元,司机拉够6至7单还会奖励200多元。但是现在每个月贴车广告费只有50元,司机拉够8至10单才会奖励150至200元。”

王广利断言,“以后还会减少的。”

根据王广利描述,由于义乌市工厂较多且分布集中,对同城货运的需求较为旺盛。现在滴滴货运在义乌市大概有30个网点,每个网点对应服务150名司机,平均每位司机一天会有6至7单,每单大概赚60至70元。“一般是每天早上5时到晚上10时接单,你干的时间越长赚的越多,看你想不想赚钱了。”王广利说。

王广利还向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介绍了另一种接单的渠道,“我们平台要求是500斤上限,超过500斤可以和顾客聊,让客户加钱,客户一般都会同意,等司机和厂区的老板都熟了,老客户也可以线下接单,不用通过平台。”

杭州市的滴滴货运司机刘涛(化名)现在一天的收入加上奖励为300至400元之间,每天十几单的单量需要从早上六七点一直跑到晚上8时。“平台每单会扣除12%的费用,比如30元的起步价,我收到大概只有26元。”刘涛介绍,现在给司机的任务奖励明显变少,“我是小面包车,2020年10月份的时候是一天随机跑8至10单可以奖励100多元,现在只奖励70多元了。到了12月有年底奖励红包,也不是很多。”

记者在百度贴吧搜索发现,目前相关低单量吐槽不少,有滴滴货运司机称,在义乌市6个小时没接到一单。

不过,根据滴滴货运官方消息,继上线杭州、成都两地后,2020年8月21日,滴滴货运第二批城市开启运营,包括上海、重庆、南京、苏州、宁波和金华,且正在部署第三批开城。

同城货运行业大而分散,但依旧跑出了货拉拉、快狗打车、唯捷城配等头部企业。滴滴作为货运后来者,主要竞争对手更偏向于有C端业务的头部企业货拉拉、快狗打车等。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近期,即时货运领域资本动作不断。2020年11月24日,国内最大的车货匹配平台“满帮”宣布完成约17亿美元融资,并对旗下的“运满满”品牌迭代升级,宣布全力进军同城货运市场。

另一边,货拉拉于2020年12月22日宣布完成E轮融资,融资额度为5.15亿美元。除了老牌公司,12月18日,顺丰控股旗下网络货运平台天津市元合利科技有限公司已在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获批“网络货运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持牌意味着将有机会进行网络货运经营。

一时间,同城货运的赛道集齐了老牌同城货运公司、传统快递巨头、头部网约车公司等。

货拉拉创立于2013年,是一家互联网物流服务平台,2014年进入东南亚市场,2019年扩张至印度和巴西。截至2020年9月,货拉拉业务范围已覆盖352座中国大陆城市,平台月活司机48万,月活用户达720万。2020年2月疫情期间,货拉拉业务量曾一度下滑93%,到了4月,货拉拉业务量已基本恢复到疫情前。截至2020年12月,货拉拉年度业务量较2019年增长近50%。

快狗打车前身为58速运,系提供拉货、搬家、运东西等短途货运及交易服务平台。截至发稿,快狗打车的平台司机达450万,平台用户数超3000万,业务覆盖400个城市,6个国家和地区。

企查查最新数据显示,我国共有1219家在业存续的同城货运相关企业。近10年,同城货运相关企业注册量呈波动式下降,2014年增长率达10年来最高,同比上升了115%,新增了118家;2019年同城货运相关企业注册量略有下降,达179家,同比下降12%。

不过,2020年我国共新增232家,同比上升了30%。从注册资本上看,注册资金在500万以内的同城货运相关企业占据了80%的份额,注册资金在1000万以上的企业仅占9%。

艾瑞咨询研报显示,互联网技术带来了C端货运市场的革新,企业通过大数据和技术平台为市场输出了稳定的产品模式,形成品牌背书,虽然散客市场有限,但头部企业仍能通过数字规模效应实现市场整合,形成模式稳定的同质化竞争局面;B端业务中,服务上游行业复杂,需求差异大,很难应用某一种或几种服务方案拿下市场,随着需求演变和服务体验升级,未来将朝着异质化竞争的市场发展。

对此,物流专家赵小敏称,同城货运行业里,无论从商业模式、市场规模还是服务来讲,目前没有某一家企业完全脱颖而出,都需要等市场的检验。不排除后来者滴滴会利用收购、重组的方式加速发展。而市场目前最期待的是,即时货运领域尽快有一到两家来实现IPO。

 

内容来源于新京报,更多物流资讯请关注【e椰城】(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将及时予以删除)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