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海口市商务局重点指导项目e椰城!   登录 注册 

乡镇快递二次收费为何屡禁不止?

2021年03月29日

一边打价格战,一边在派送末端加价维持运营?合情合理却于法于理说不过去。

阳春三月,国家邮政局实时监测数据显示,截至3月24日,今年我国快递业务量已突破200亿件,用时仅83天,接近2015年全年水平,日均业务量超过2.4亿件,日均服务用户接近5亿人次,行业服务民生作用更加凸显。

在快递业务量的高速增长,正说明我国的电商消费经济在快速发展。但与此同时,快递业仍有“不太平”的地方。

乡镇到农村到底该不该收费?

快件派费不断下调,快递“价格战”仍在继续,快递小哥有苦难言。顺丰控股、韵达股份、圆通速递、申通快递4家A股快递上市公司2月快递业务量均保持快速增长,但快递单票收入仍在下滑,单票收入分别同比下降16.93%、28.48%、5.92%、8.42%,其中韵达的单票收入降至2.16元。

另一个与派费有关的则是,快递末端“二次收费”问题也在不断发酵,争议就在于从乡镇快递网点派件到农村地区到底该不该收费?

根据《快递市场管理办法》规定,“企业应当将快件(邮件)投递到约定的收件地址和收件人或者收件人指定的代收人”。此外,《快递服务邮政行业标准》规定,“快递服务组织应对快件提供至少2次免费投递”、“投递2次未能投交的快件,收件人仍需要快递服务组织投递的,快递服务组织可以收取额外费用,但应事先告知收件人费用标准。”由此可见,依据快递行业规定和标准,将商品投递给消费者本人是快递公司的合同义务和行业要求。

据了解,就湖南省2020年收到关于快递二次收费的投诉共240余条,中通、申通、圆通、百世、韵达和极兔等快递企业均存在二次收费问题。其中,快递二次收费投诉主要来自农村地区。

消息指出,加盟网点大多只限于县城,乡镇和村级快递配送站点多为私人经营,因快递公司没有给终端网点任何派送费,终端网点只能通过二次收费来维持经营。

派件费过低,快递公司“甩锅”终端网点

其实,对于快递二次收费,终端网点也有话要说。

吉首市矮寨镇“妈妈驿站”负责人诉苦说,快递点为个人自主经营,镇上的快递都是他们出车去市里运回来的,快递公司没有给他们任何费用,如果不收费,他们纯粹是亏损。“我们更多的是为了乡亲们方便,否则他们要自己去市里拿快递。”

据调查发现,“四通一达”、极兔等快递公司大多采取加盟制,加盟网点大多只限于县城,乡镇和村级快递配送站点多为私人经营,快递公司没有给这些终端网点任何派送费,终端网点只能通过二次收费来维持经营。

网友“湘阴人”还投诉称,今年过年后,湘阴县圆通、韵达、百世汇通、申通等快递公司已经不送货上门了,各快递公司的县级加盟商联合起来,合并成一个公司。为节约成本,该公司要求承包片区的快递小哥不要送快递上门,强制收件人到自取点取件。

而这背后,还涉及一个重要问题,即“快递进村”。

按照国家邮政局的说法,我国要实现“快递进村”基本覆盖,需要将近三年的时间来解决。目前,我国虽已实现邮政行政村直接通邮,但是中国的快递到村里面,只占到40%左右。

也就是说,快递“二次收费”实际上正是物流“最后一公里”未真正打通,而如果实现“快递进村”常态化,诚然可以解决大部分末端配送问题。

加盟制非根本问题

对于二次收费屡禁不止问题,湖南省邮政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快递行业缺乏专门立法,并且属于多部门管理,监管存在难度。凡是采取加盟制的企业,基本都存在这个问题,而顺丰、京东、邮政等采取自营模式的快递企业相对问题较小。另外,目前的顶格处罚也就是3万元,震慑力有限,很多加盟商不在乎,受罚后仍然收费。要改变这个局面,还是要从企业经营模式和规范派件费方面努力。

规范派件费方面,国家层面并非没有行动,只是还在摸索阶段。尽管国家邮政局在今年1月份就曾表示,2021年将制定快递员劳动定额标准和末端派费核算指引,积极推广人身意外险等适合快递业的险种,北上广等一线地区也已开始出台政策,但这些政策都还未真正落地,派费问题定然还会存在很长一段时间。

企业经营模式方面,相关企业有没有以此为幌子则不得而知。譬如,国家信息中心旗下的哪吒速运。

哪吒速运在招商手册中声称,“割韭菜”式的承包制合作让加盟商苦不堪言,快递行业需要一次巨大的重构,发展机会和空间巨大。大数据、区块链等新技术的应用,必将带来快递格局的改变,特别是哪吒速运全新的经营模式和理念,将打造全新的经营赛道,树立新的行业标杆。哪吒速运还强调,其不是来抢市场的,而是来创市场的。

 

内容来源于中国物流与采购杂志,更多物流资讯请关注【e椰城】(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将及时予以删除)

ad